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RE-work in progress#12.1记录 | AMNUA 身体剧场

日期:2018.12.1,14:30-16:00
地点:南艺美术馆


AMNUA 身体剧场

RE-work in progress

驻地时间:11.27、11.28、11.29、11.30 

 每天13:00-16:30(驻地创作全程向公众开放)

演出时间:12月1日 14:30-16:00

演出地点: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各层展厅

报名方式:活动免费,无需预约



作品名称:重塑制作中/RE-work in progress

Re-improvisiation重现探寻的过程。在当代艺术语汇中,将身体作为一种材料,将身体与思想和行动代入当代艺术的语汇中,而非简单的舞蹈表演艺术的跨界。将思考、构建这件事本身变为材料,呈现出解构的过程,而非简单的呈现结果。

11月27日起艺术家戴剑将和他的团队展开为期四天的美术馆驻地创作,12月1日面向公众集中呈现此次创作成果。当肢体艺术离开剧院,走进美术馆空间,技术上的限制使得表演场域呈现出仪式感与开放性并存的质感,每一种新的环境和跨界合作的方式,每一位舞者与不同场域、不同社群的对话,都是一次内在的隐秘探索,一次肢体与灵性的碰撞。

(下文出现的舞者都为有舞蹈专业背景的艺术家)


驻地美术馆计划 Re-work in progress 

12月1日艺术家戴剑和他的团队面向公众呈现为期四天的美术馆驻地项目重塑制作中/RE-work in progress的创作成果,艺术家和现场观众共同完成了本次演出。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舞蹈学系系主任张素琴教授担任此次公演活动学术主持,活动从下午两点持续至五点半。公演结束后,艺术家们就此次演出展开了近两小时的总结讨论,今天我们也将分享演后谈的音频文件,期待帮助观众更好的了解本次驻地项目的主题和艺术家行为背后的思考轨迹。


14:00-15:45美术馆一层展厅

 

学术主持张素琴教授开场发言:

大家好,欢迎来到法国MaiOui Danse Arts艺术总监戴剑和他的艺术团队正在进行的项目:重塑制作中/RE-work in progress。戴剑先生同时也是北京师范大学舞蹈系国际合作项目主管-海外拔尖人才引进项目艺术与传媒学院舞蹈系副教授。这个项目从2017年开始策划,基于戴剑本人的艺术实践经验。大家知道,戴剑是非常优秀的舞者,曾经是崔莎·布朗舞团、沈伟舞蹈团、金星舞蹈团、广东实验现代舞团、广州歌舞团的主要舞者,他也是一位有多元创作视角的艺术家。他的创作经历包括剧场上演的Mo舞道等作品,也有公共空间的表演,同时也有雕塑、装置和行为艺术。我也曾观察过他2015年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环境舞蹈和纽约圣马克艺术空间的表演。此次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合作的重塑制作中/RE-work in progress项目是他关于公共空间舞蹈呈现的探索,旨在探讨身体和艺术、空间、意识、身份的关系。这次艺术行为的核心主题有三个:

一是探讨当代艺术语汇中,身体作为一种材料,如何和其他艺术材料进行平等对话?

二是探讨身份问题。艺术家何时是舞者,何时是表演者,何时是空间的参与者和公共关系建构者?

三是如何将身体与思想以行动方式代入当代艺术的语汇以及当代生活情景中。带着这样的思考,他们离开剧场,走进美术馆等公共空间,以身体,并集中在舞者的身体行为中进行思考。

    舞蹈作为一种身体呈现进入美术馆已有很多年历史,但是戴剑的这次艺术行为引起我强烈的兴趣,这些思考在当代社会中是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舞蹈艺术不仅是被“观看”的对象,也不是简单的场域转移,而是在场域转移中的多维对话:1、身体作为材料和其他艺术材料之间的对话;2、身体作为个体空间和公共空间的对话;3、身体作为个体舞者身份和呈现者、关系建构者身份的对话。还有一重对话即舞者之间的对话,尽管戴剑将这次艺术行为称为创作,但实际上是在戴剑和艺术团队的反复对话中产生,有着很大的偶然与不确定性。我作为一个观察者,已经带着舞蹈学院18级部分研究生参与了他们于29日的艺术现场,短暂的介入了他们的“对话”过程。我想这些对话会引发观察者和参与者的思考,改变我们“观看”的概念。如何看待当代舞蹈,如何看待环境舞蹈中的身体表达?如何认定舞者的身份,在公共艺术空间中,是否可以实现公众对舞蹈/行为的广泛参与与对话?

    因此,今天不是戴剑和他的团队驻场艺术行为的结束,而是身体思考和呈现的一个环节的综合,接下来他将继续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进行实验和探索。正如项目名称所表达的RE-work in progress那样,这种身体的探索还将继续in progress,希望各位能参与到这场身体的思考、呈现与对话中。



以下是舞者们坐在椅子上的自由对话.。时间:14:00


“我摇摇背”

“有太阳就好了 哈感觉要静电了”

“我的小秘密在哪? 或者我觉得应该要干一点什么?”

……

“哇,我们的伙伴来了。”

“现在我们有事可干了。”

“尊重它一下好不好。 不要欺负它好不好,它是我们的伙伴啊。“

 

表演开始。三位舞者或跪或趴在地上推凳子,慢慢推,石头固定。另一位舞者加入,推的很快,石头从凳子下面散落并滚出来,又有一位舞者加入,推动加速,石头滚落范围越来越大,继续加速,石头刚开始就滚出椅子,需要很多人在椅子周边维护才能让它维持在椅子底下,随着不断加速,参加维护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开始相互抛石头,石头总是不能轻易被接到。舞者们围绕着观众转圈,希望带动参与。舞者们说喜欢强迫别人参与。已经有观众因为舞者们的带动或自愿或被强迫地参与到行为当中。


“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再加快下速度, 哈哈!”

“再加速一点哦. 效果还没有完全展示起来” 

“来看看,再加速一次好不好?好累啊好累啊“

“动作要快,来接到自己的石头“

“有点累,你们不累就我累吗?“

“这会儿我们是不是感觉我们在表演?这个状态瞬间就起来了”

“就是在这个表演区里会感觉到”

“对”

我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抵抗的人了(背靠背)

 

 

以下是导演与保安叔叔和现场一位女士的即兴对话

“保安叔叔,我们这几天在这帮你打扫卫生。你是不是特别高兴?“


“这是你们的专业(艺术表演),我不懂哈哈。“

“因为是在美术馆里,那最起码我们得帮你的地都打扫干净了哈哈。“

“啊谢谢谢谢哈哈, 下次叫领导发点劳务费给你哈哈哈。“

……

“你好,女士。你能猜想一下环境中哪些人是在表演呢。指一下。“

“哈,你肯定是的,还有摄像,椅子上的,拿手机在拍照的,摆石头的。嗯,那个帅哥,什么都没拿的,估计不是,看他的神态和发型和你们不一样。“

“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哈哈感觉没你们有艺术范儿。”。

“那我们是不是要更加注意隐去我们的气息。”

如果我们表现的没那么明显,你们还愿意看么?“

“嗯,愿意,因为我感觉比较新奇。”

 

接下来舞者们集中起来,将石头摆放于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处。

以下是艺术家戴剑与舞者们的对话。

“这样会限制你们的活动吗? 你们的身体要参与,光用手的方式太唯一了。”

“那如果我们用材料来限制你们的身体,你可以用更多的部位来支撑。“

“我们现在的构图,是你们想选择的嘛? 你的位置、你的方向、你的神态、用第三只眼睛来看一下你们的整体构图。是你们想要的嘛? 还是连在一起的?”


张老师 ,我们现在的行为是不是更加体现舞者的身份?“

“这是我们现在研究的方向,什么是舞者的身份?“

“人一多之后就会觉得这是在表演——重塑之作。“

“我觉得刚才的那个也蛮好的。(推桌子塞石头的游戏) ”

“到我们觉得差不多了不想玩了再说”

“让子弹飞一会”

“一会观众少了我们再参与。”


大家围着石头随意摆姿势。一位舞者身上被堆满了石头,从被石头围绕,到彻底被石头淹没。另一位舞者走到石堆旁边,转了一圈,拿起一块石头往石堆顶上悬空放下。一个舞者拨开石堆上的石头,调整石堆里舞者的姿势,使其平躺在石堆中。有观众不断把掉下来的石头又重新放回舞者身上。有人调整了舞者的眼镜和头发,相机在其脸上方一直记录着,舞者表情平静。


与此同时,一位舞者坐在墙边梯子的顶端。然后下来,另一位舞者爬上顶端,一边爬一边喊叫,“我好危险”。到达顶端后他作出一个造型。处于梯子下方的另一位舞者也摆出同样的造型。摄像在记录。


以下是关于现场舞者们的对话。

“我们要不要去支持他一下?”

“啊,你们都融入到我的作品里面了。”

“啊啊啊,好危险的感觉。”

“哇,我是拿命再拼吗?我现在有种极为不安全的感觉…”

“我再往下一格 就得劈个大叉了。”

“再往下就要断了,啊啊啊……”

活动进入到下一阶段。舞者们开始围着梯子前的一块空地撒面粉,并在中间堆了个面粉堆。一袋,两袋…… 舞者开始趴在面粉堆旁边吹面粉,渐渐的,粉堆与地面出现了一条线圈。 旁边的观众越来越多……梯子上又换了一名舞者,梯子下方的舞者不断变换姿势,然后平躺在两个梯子中间。

 

忽然,一位小朋友加入其中,蹲在面粉袋旁边,用脚踢面粉,鞋子瞬间白了。

导演与站在一旁的孩子母亲开始交谈:“妈妈会介意吗?”

得到母亲的认可后,大家便放开玩了。

妈妈抱起孩子,让他踩在面粉堆里,孩子开心地奔跑,在面粉堆中打滚,玩耍。孩子发出咯咯的笑声……继续在面粉堆里奔跑,另一个小女孩加入其中,在外围玩面粉。一位观众把石头扔进面粉,于是小女孩也去扔石头,小男孩把石头踢出去。扔,踢,不断反复行为。同时一位舞者沿着固定轨道在面粉周围走,直线,圆圈。又一个小朋友加入面粉中心踢面粉,踢石头。石头表演和梯子表演不知不觉结束了。围观面粉行为的观众也越来越少。


玩面粉的小女生开始拿手机摄像,梯子顶上有一名男子在拍摄玩面粉的小男孩。突然,小男孩摔跤了,脸上有面粉,嘴里也有。(场外在叫小心,有人说:他吃了一口,不知道好不好吃。)摔跤的小男孩去场外找妈妈了,因为眼睛里进了面粉。另一个小男孩依旧在玩着面粉。小男孩擦完脸又回到了面粉堆里。拍照的小女孩爬上了梯子,小男生也想爬被阻止。两个小男生开始相互扔面粉。(三个小孩都是红上衣黑裤子)一舞者半跪在地上拍摄,小男孩在他头上扔面粉。他没有阻止,小男孩一次又一次扔,舞者满头面粉,他解散了头发。舞者也开始向小男孩头上扔面粉,小孩很开心,把面粉扔向了小女孩头上,小女孩又扔回去。(场外:“这些是石灰还是面粉啊?”“是面粉”“摄影师好开心啊,看的人也好开心,摄影师好像很喜欢他。”)舞者拉着小男生在地上画圈,小男生很开心。

(场外:“这是行为艺术吗。这个粉尘不会吸到肺里吗?这个画面很唯美,这种感觉也很唯美”)所有参与者一起愉快的在面粉堆里嬉戏打闹。小女孩的妈妈帮她擦去了扔进眼睛里的面粉,妈妈是一位背着相机的短发女士。

 

一旁的张老师看见如此有意义的表演现场,兴奋的对舞者说

“你们发现了吗?一个非常巨大的问题。”

“就是戴剑要讨论的第三个问题。”

“我对你们即是对一个观众的观察。”

“尤其那个小男孩进来的那个环节,太好玩了太棒了。” 

“小男孩很真实。”

“不仅仅是这些,哇,太棒了。”

 

15:30 一层大厅的表演步入尾声,观众越来越少。

忽然,音响发出了规律的敲击响声,然后是嚎叫声……场内人员纷纷寻找声源 。小男孩跑到了音响处观察。

音响里:“猜猜我在哪,是谁在发出声音,who r  u。我在哪儿,在哪儿,哪儿……”

“呜…………呜呜……”

“北京时间 十五点四十二分。”


重塑身体的项目 15:45-17:30    0展厅内部

 

戴剑用身体在泥上不断的翻滚着,挤压着,时而冲撞着。

以下是他与自己的一些对话:

“这么累,泥少了点。”

“不够呈现,呈现身体的痕迹。”

“小心啊,我怕撞到你。”

“啊,磕到脚了。….这泥硬得很。”

“要说这个材料,材料很重要。”

“这块布,还有这些泥。这块布不太容易呈现不同运动留下的痕迹状态,

你轻轻蹭出来和很重蹭出来的都差不多。嗯,但还是有点区别的。”

“使不上劲 这个泥这么硬。它不太接受我的重量”


忽然,他跪趴在地上。将鼻子紧紧贴在一块泥土上,旋转着,呼吸着。

过了会起身了,喃喃自语。

“要时间,多花一点时间,它会记录一些细节。“

“所以不能太快“

周围人:“这是想让它记录吗?“

“对,记录一些身体的形状状态。“

“它很硬吗?”

“对,这个泥有点硬。”

“但给它一点时间,让它能记录这些细节和轨迹。”

“用我的肌肉来跟它对话是不太容易被记录的。所以我要让我的骨骼、我的灵魂来接触它们。”

“如果我的骨骼和灵魂来接触他们的话,这样好像更容易让身体和这个泥达成共识.”

“看这里,花那么长的时间,运动的细节终于被记录了。“

“这个和身体的重叠才开始有记录的感觉。”

“那个纹路,是慢慢被挤压的,不是一次性出现的。”

“它是叠加的。你看这个骨头,它很多形态,才开始出现。所以这些材料你需要花时间理解它。“

“有点意思。”

“用脸使不上劲儿。”

“你看它有一点点,特别小一根,费这么大劲。 一根排骨,啊 。很费劲儿, 对,有一点难受。”

戴剑起身,把一块一块的泥重新堆积在了一起。洒水、用屁股挤压。

“它的湿度差了点。行为上可以产生互动,但是材料对身体的侵入很低。变成了相互的一种运动。因为在摩擦和互动,创作时会产生生理上的快感。不断运动,泥在更深的往作者体内侵入。逼迫自己达到性幻想,直到高潮作为终止。自我催眠,让自己意淫,刺激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因为和外人的沟通打断了自己和材料的联系。当把一件事情说出来,当成目标或者任务,或者把事情公开时,身体就很难发生感觉。”


以下是旁边的一位观众与戴剑的对话:

观众:“你觉得你的作品更偏向于舞蹈还是行为艺术?”

戴剑:”我觉得是带着舞者的身份进入行为, 我不太介意它的关系,只是想表达。”

观众:“克莱因也是拿身体去创作的,你觉得你的行为和他有没有一些共同的地方??”

戴剑:“行为不只是传统的模式,不太为主题服务。我想把创作的主题从为中心服务转向创作本身。“

戴剑:“无意美的形式,但其实本身也是一种主题。“

戴剑:“一种表达,特别是宏大主题,我特别不喜欢。我特别在意小的细节,小的行为。”

观众:“不可以给自己的行为设计主题吗?”

戴剑:“会有形式和主要核心探索方向。身体也是材料。是这次驻地的核心,身体的参与、互动。从文字里找线索。但有些观众会参与进去。最主要是意识的参与,说出来。”

 

美术馆忽然熄灯,活动结束。


驻地美术馆计划 Re-work in progress  12月1号记录 

2018.12.1.下午 时长40分钟左右

身体,动态与红泥的第一次沟通

概念/行动人:戴剑

记录者:卞泽天 李慧敏

材料:身体,动态,语言,红泥,白色广告布

记录:口述,文字,图片,影像

行动过程:1.在白色广告布上放置一大块红泥。2.用身体的各个部位,不同方式和力量与这块红泥产生接触和互相左右,包括挤压,摩擦,撞击,抖动,滑行,抚摸,扭曲,停滞……。3.让红泥自然记录下艺术家行动过程中的身体部位,状态和用力方式,同时艺术家口述出行动的想法,身体体验和行动后的对被作业的红泥的观察感受,由一旁的记录员和摄影师记录。


2018.12.1.下午 时长两小时左右

身体,动态与红泥的第二次沟通

概念/行动人:戴剑

材料:身体,动态,感知,语言,红泥,白色广告布

记录:口述,文字,图片,影像

记录者:卞泽天 李慧敏

行动过程:1.将第一次沟通的红泥再次收集成一整坨。2.艺术家选择了臀部这一个身体部位和红泥长时间沟通,坐在这块红泥上,试图让红泥呈现出艺术家胯下这个自己看不到的区域和空间。3.艺术家用重复晃动和挤压胯部的动态试图将胯部底部,坐骨,尾椎,股沟等身体部位和空间,以及运动状态更多的记录在这块泥上。4.由于这种对泥的侵入,在行动过程中艺术家开始意识到泥也在向自己的股沟,肛门,生殖器底部这些敏感的胯下的区域进行侵入,甚至是对艺术家的生理和心理反应进行入侵,使得艺术家无意识间产生了生理反应。这是个突如其来的攻击,艺术家口述出行动的感受。在泥的提醒下我才意识到现在的行为和形式以及动态方式都具有强烈的暗示,指向‘’性‘’本身的生理存在和自发性存在。5.于是艺术家现场口述了这个生理体验的同时,公布这次行为要持续到自己生理上达到射精为行动的终结时间,或者是美术馆闭馆时间,距此时一个半小时左右。6.宣布后艺术家的生理体验突然减退,让自己在公众面前完成一次被公开了的身体体验和生理体验的这一行为被公开后,大大阻止了艺术家生理感知不自觉或主动参与的状态。7.艺术家在长时间试图完成行为目标未果后,尝试暂时放弃射精的目的,将注意力转移回对泥的塑形行为来上,以减少心理和道德压力,希望身体的感官和生理本能再次回到,或主动参与到这次行动或创作里来。这种心理暗示的确起到了作用,之后艺术家的生理反应再次出现,但在闭馆时间前未能达到生理上的射精。红泥记录了这一行动的动态过程和艺术家胯部下方的形态和空间,一旁的记录员和摄影师,还有观看者记录下了艺术家这次行动的身体,心理和生理的参与过程和感知状况。

我在想:这个行动或作品或体验是否可以被名字为《艺术家在美术馆和一坨泥(材料)的一次意淫的前因后果》。


2018.12.01 15:00——17:30

“给南艺美术馆戴上口罩”

概念发起者:彭汨

实现:张楠、寇诗雨、小陆、彭汨

材料:移动展板、墙、口罩、图钉、a4图纸、椅子、垃圾桶、身体

实施:

1重置空间,更好的引导观众进入我们我们的创作。

2前几天使用过的100个废弃口罩,用图钉重现于移动展板上,椅子上,地上,和我们的身体上。

3空间划分、物件重组更加合理、清晰。

4在口罩的束缚下,将身体托付给对方,在对方身上找到身体寄托。于前天相比,身体的束缚少了,多了一份关照与信任。

5最后的结束时间,做了一次没有设置,没有表达的释放身体接触即兴。

反思:作品应该以呈现为目的,还是以探索为目的?


12.1 唐果

尝试了一些和观者的交流互动:

手持摄像机对准一个观众十分钟,企图颠倒和模糊“表演者”和“观众”的身份

选定一个观众以后维持和他(她)同等身高移动

用石头假装手机模仿观众拍照

话筒、声音:

用话筒发出各种声音,变换节奏

隐蔽话筒,使空间里的人对声源产生好奇和寻找。最后被发现。

面对面和人聊天,但尽量使声音不被直接听到,而是通过话筒从空间的另一端传出来。有种时空错位的错觉。

尝试用话筒播放一些地铁报站,手机铃声,“xx小朋友你的妈妈正在找你”“北京时间十六点四十五”等声音。这类声音带有很强的情景感,使空间多出很多信息量和想象。

易琦丽在公共空间的相对隐蔽角落用话筒念私密的信的时候,我在一楼大厅中间对口型。


12.01 15:00 - 17:00

概念实施:彭汨、小陆、张楠、寇诗雨

材料:照片、移动展板、桌子、口罩、身体、垃圾桶、钉子


一:预定完成计划:

1、完成表演区域(通道)的标定,让观众能更有参与感;

2、每一样材料的利用合理化、有效化;

3、肢体语言在表演中的可能性开发。


二:概念实施阶段:

1、首先需要在表演区域明确出口入口的概念,这件事用移动展板完成;

2、在移动展板上放置材料。在此步骤中,彭汨要求我们基于对照片的思考独立完成各自想法的实施。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实施的结果表现出了不同的形态。

彭汨:

我:在展板上把口罩与照片配平,把多余的口罩丢在地上,边上放上垃圾桶,垃圾桶上贴垃圾桶的照片。

我的概念:口罩的作用与照片中内容对应,地上的垃圾桶与口罩有种“现实被遗弃”的感觉。垃圾桶上贴垃圾桶的照片,是想表达简单的一个概念:真实不存在。

小陆和寇诗雨的概念呈现都在展板上。这部分需要她们自己阐述。

3、肢体搭建

其实在上述过程完成之后,关于“空间”的解构和建构就完成了。接下来的肢体表演部分是在这个建构之后的空间中所做的现场表演。肢体表演的核心是“即时发生”,想法是对空间的“填充”。预计目标是吸引观众用不受限的行为参与。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无法控制的情况发生,结果没达到预期效果,我将在接下来的反思中总结。


三:反思

1、对于空间的建构,我忽略了“空间之外的空间”,在通道之外没有做有效化延伸,实际上是限制了空间本身的表达;

2、对于肢体表演的构成,我希望是不要有明显的“跳舞”出现,所以只想用身体的“折叠”去完成三维空间的架构。在和其他人有接触的时候,用“接触即兴”的方式,只做重心的搭建。但在实际实施的过程中,受限于我能力的问题,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想法用身体告诉彭汨和其他组员,最后就做成了几个人之间完全内聚型的,与场域毫无关系的,没有明确意义的肢体行为,形式上也更像即兴舞蹈与接触即兴。我个人感觉不纯粹。


四:总结

在现场行为表演中,重要的元素有三:空间、解构、关系。身体是表演的一部分,在这三重意义中轮回。概念是行为的起源,但作为动机还远远不够,动机是在实施过程中分层细化的。在现场行为表演中,“重演”是核心,这就意味着从起源到结果,在行为模式上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漂移”,漂移的可操控性就是对三元素的积极运用。对媒介的利用是掌控漂移的方式,但表演本身还是应该回归到身体。



2018.12.1

播报创作

实施者:小陆

材料:话筒,声音,身体

行动过程:

用话筒询问艺术家相关问题,由艺术家回答或解释自己的创作。将话筒对准正在创作的艺术家,用声音传播正在进行的艺术创作。


行动概念:从另一个角度去传播艺术家的创作,展示艺术家的创作行为通常是通过视频或图片来呈现。而声音作为艺术家创作行为时的一7部分,也作为一种传播媒介,是受众感知艺术创作的一种方式。

通过将话筒对准正在创作的艺术家这一行为,引起观众的注意,观众是否会注意到这一行为,进而等待艺术家的解说。话筒作为一种传播声音的工具出现时是否意味着一定会有较为明显的声音出现,且有吸引注意的意味。

观众是否会受到了话筒或其他传媒工具的引导去定义艺术行为。美术馆,话筒,环境是如何影响观众欣赏艺术行为的。

艺术行为是否需要解说?


行动反思:这次行动事先并没有征得被采访艺术家同意,没有考虑到采访是否打扰到艺术家的创作。

在采访时话筒的位置对艺术家的创作行为造成了一定的干扰。

采访时注意力主要放在艺术家身上,没有很好的观察观众的反应。


创作覆盖

实施者:小陆

材料:身体,面粉

行动过程:

地板上的面粉记录了各种各样的鞋印,赤裸双脚在面粉上走出一个螺旋状的印记,对面粉的鞋印进行一个不完全覆盖。

行动概念:以自己的理解去对艺术装置做形式上的覆盖。


12.1日 15:00-17:00 寇诗雨

我受汨汨邀请加入了雾霾小组,我今天的工作使用的道具依然是锤子和钉子,具体实施就是用锤子把废弃的口罩钉入移动展板上。怎么说呢,个人感觉是把我11.29日的钉耳钉工作得到了一个新的延续,以另一种方式和手段做着一件事情。场地共有四块展板,构建出了一个小空间,经过前几日小组成员的布置,有部分照片张贴在部分展板上,我的任务是根据自己对空间的洞察和理解,以及自我观察和自我评价。指对自己的感知、思维和意向等方面的觉察,以及对自己的想法、期望、行为的判断所做出评估后,再把口罩钉入展板上。





身体剧场会议记录音频点击收听



MO舞道团队介绍


导演戴剑

法国MaiOui Danse Arts艺术总监
北京师范大学海外人才引进项目
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
舞蹈系國際合作項目主管

2017年“培青计划”驻地艺术家,先后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美国本宁顿学院;曾就职于崔莎·布朗舞团、沈伟舞团等,现任法国MaiOui Dance Arts艺术总监。受邀委约艺术节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纽约现场艺术/New York Arts;纽约制造动态舞蹈艺术节/Making Moves DanceFestival;法国里昂Les Subsistances里昂国际当代艺术创作实验中心等。雕塑行为作品《累1,2,3》系列获邀参展2015新态太原国际雕塑双年展。2017Up-On国际现场艺术节受邀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