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今日开幕

日期:2019年11月16日—2019年11月24日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二层2号展厅


由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江苏枫煌中乾、南京画廊拍卖有限公司协办的《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开幕式于2019年11月16日上午10时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行。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开幕式现场


保彬先生自年轻时代起便笔耕不辍,悉心钻研绘画艺术,他笔下的作品,笔墨洒脱、不拘一格,具有独特的美感。这种美感的形成与他自身的艺术天赋及几十年来的艺术修养是密不可分的。作为图案学先驱陈之佛先生的入门弟子,南京艺术学院第一届本科生,南京艺术学院的知名教授,保彬先生一直以教书育人、传播知识为己任,桃李天下,培养了众多优秀的艺术家与艺术教育工者。作为刘海粟老院长的继任者,保彬先生于1983年至1989年担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一职,任职期间,保彬先生充分继承并发展了刘海粟的艺术理念,为南京艺术学院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使八九十年代的南京艺术学院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建设成果。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很荣幸的呈现此次《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展览共展出保彬先生近年创作的九十余件作品,题材涉及花卉、松柏、人物、抽象泼彩等多个方面,是对保彬先生多年艺术创作的总结性呈现,也是保彬先生从艺七十多年来的第一场个人学术性展览。 


南京艺术学院党委书记杨明在开幕式致辞


首先是南京艺术学院党委书记杨明致辞,杨书记说,今天我们相聚南艺美术馆,隆重举办《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在此,我谨代表学校党委行政和全校师生员工,对本次画展的开幕致以热烈的祝贺!对各位嘉宾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向保老致以崇高的敬意!

保老是当代画坛以为德高望重的艺术家,是南艺的老院长、老前辈,也是南艺历史上招收的第一届本科生。从1957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前身——华东艺专开始,保老一直在南艺学习、生活、工作。60多年来,他醉心创作、笔耕不辍,努力研磨技法,不断开拓创新,在装饰艺术、公共艺术和绘画等领域均取得了不凡成就,结出了累累硕果。在担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期间,他一心为校,夙夜在公,致力于学校事业的改革发展,上下奔走,不计得失,在主持学校行政工作的5年多里,极力推动南艺附中的创立,领导学校获得了首个博士学位授予权。他为人师表,诲人不倦,在任教期间,一直活跃在教学第一线,潜心育人,革新方法,为艺术人才的培养殚精竭虑,递火传薪。如今,保老虽已83岁高龄,但仍初心不改、矢志不渝,把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寄情于大千万物,融汇于自然百态,以其特有的豪爽洒脱、大气热烈的艺术风格,在勾勒自然之美、艺术之美中纵横泼墨、恣意挥洒。在保老的艺术历程中,不断变化的是对艺术的理解和升华;始终不变的是那份上下求索、止于至善的坚守和信念。

习近平总书记讲:“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长期以来,正是有了像保老这样德高艺馨的艺术家,南艺的事业才有了不断追求更高质量发展的底气和信心。希望我们的老师和同学们通过本次展览,既能感受到保老墨彩畅快、淋漓奔放的美学风格,也能体悟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的艺术情怀,更能学习到保老乐观豁达、坦荡开朗的人生态度和坚守一世、求索一生的艺术态度。相信保老的这种人生态度、艺术态度定能激励后辈,启迪同行。

最后祝保老丹青不老、艺术长青!祝本次画展取得圆满成功!


江苏省原副省长、原文联主席王湛先生为开幕式致辞


江苏省原副省长、原文联主席王湛先生为开幕式致辞。他说,很高兴参加保彬同志的画展并作一个简短的发言。首先,向保彬同志画展开幕表示热烈的祝贺!王省长回忆起他和保老的相识,他说,我和保彬同志相识时间不算很短,三十余年。但在远处怀着敬意向他行注目礼的历史还要长得多。我和保彬同志同乡,都是南通人。保彬同志是南通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走出来的多位南通籍杰出画家之一。他的艺术成就——他参与南京长江大桥桥栏浮雕创作和为千家万户送去老百姓喜爱的门神画的业绩早已为许多南通人传颂并引以为骄傲。我和保彬同志相识后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两人双鬓早已衰,乡音仍未改,见面时往往会用南通话互致问候。他浓浓的乡音和兄长般的关切,使我感到亲切和温暖。

我和保彬同志不多的交往、交流中聚焦一个主题:教育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保彬同志担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我在南通的高校和南通市政府工作,每次和保彬同志对高校的改革开放和南通的教育发展做讨论交流,都获益匪浅。九十年代我来省政府和省教委工作,保彬同志给我热情的鼓励和支持。保彬同志1961年毕业留校,在南京艺术学院从教近一个甲子,桃李遍艺苑。他在改革开放初期担任南艺院长,忠于职守,开拓进取,用智慧和才华为南京艺术学院演绎美好的春天故事,为江苏高等教育的改革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们敬重保彬同志,不仅因为他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还因为他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大家。他视艺术为生命,无比挚爱艺术事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曾向组织请辞院长职务,希望能全身心从事艺术教育的和艺术创作,这是为大家怀着敬意传颂的一段佳话。保彬同志在装饰艺术、公共艺术及写意作品等多个领域卓有建树、社会推崇、业内公认。我很喜爱保彬同志的写意作品。今天在座很多是艺术专家,虽然我没有能力来评价保彬同志的艺术成就,但是我愿意说说我喜爱的缘由。保彬同志写意画题材广泛,有人物、有山水,更多的是树木、花草,而他尤为钟情的是松柏、胡杨,保彬同志擅用遒劲的线条和绚丽的泼彩相结合,纵横挥洒,既表现出树木花草沉稳的节奏,又表现出它们灵动的韵律。保彬同志笔下的松、柏、胡杨,一改传统表现的单一枯涩,既有挺拔刚劲的树干,又有繁茂灿烂的树叶,将刚健与灿烂融为一体,有师承有借鉴,更有创新。陈之佛先生的嫡传弟子,海粟老的传人,同时借鉴的西方艺术的很多新的理念,但是更有他的创新。保彬同志笔下的树木花草,尤其是松柏胡杨,是一位有高尚情趣和崇高理想的艺术家的审美表达和人生感悟的诠释。他用笔墨和色彩讴歌了中华民族深厚的人文底蕴和新时代的繁荣昌盛,把这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中华民族的风骨和时代的繁荣,在他的画面上感受到。看他的松柏胡杨的形象,我作为一个欣赏者,我常常想起鲁迅先生的讲的中国的脊梁,我觉得他这些画面形象是中国脊梁的一个形象的艺术表现。他向既坚贞顽强、充满浩然正气,又热爱生活、洋溢蓬勃生机的中国脊梁表达了深情的礼赞。面对这样的作品,我赞赏我感动,同时由衷的向艺术家致敬。祝保彬同志耄耋之年举办的画展圆满成功。也祝保彬同志身体康健,艺术之树常青。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国画院院长、江苏美协主席周京新先生致辞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国画院院长、江苏美协主席周京新先生为开幕式致辞,他说,在我的心目当中,保老师是一位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周京新先生回忆他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保老师虽然没有亲自教过他,但是他的教学,他和学生的那种融洽的相处以及他对学生那种面对面的直白,一直在同学当中留有很深的印象。所以尽管保老师也做过南艺的院长、校领导,但是他在同学们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位好老师。周京新先生说,保老师还是一位非常有艺术家气质的院长。我进校不久,保老师做了院长,我当时获得了首届刘海粟奖学金,就是保老师在礼堂,和刘海老一起颁发给我们。老师在我们同学的心目当中是做事很干脆、很爽快的人。在我的脑海里面,在我的心目当中,在我的耳边一直有两句话我一直记得,第一句话:保老师在当时的影视学院的小礼堂发表就职演说的时候,他拿着话筒说了一句话,全场掌声雷鸣,他说:“我保彬说话是算数的”。事实证明他真是这样。第二句话就是在我们音乐学院当时的音乐厅,现在可能是音乐教室了。保彬老师拿着一个文件,我们当时84届全体毕业生坐在下面听他一个个地宣读毕业分配的方案,当时保老师说了一句,周京新留校!这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谢谢保老师。保老师还是一位很豪迈的画家,一位大家!保老师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涉足非常广——壁画、漆画、西画、中国画,特别是这次展览上我很惊讶地又看到了很多他的新作。有很多都是写意的,画的苍松、胡杨。尤其是他还在画我们当时都非常喜欢的写意人物画,我作为一个学生、晚辈,我在这里斗胆谈谈我的感想。我觉得保老师的画当中有一种豪迈的气势,他的笔墨,他的线条非常的有厚度,但是同时又很潇洒,因为这两个点在一个画家的手上是很难得到一种完美的平衡的,而保老师这点做得很好,我觉得我们学不来,因为这是他的气质,他的学养使然,所以他的笔下的线条在挥洒,很松动,很灵动,但是又很醇厚。另外保老师的画我刚才也说到了,题材非常广,包括人物、山水、花鸟,这种题材的宽广对于一个即便是一直从事中国绘画创作的人来讲也是一个难题,因为我们现在在很多的展览当中,我们还在纠结,到底是工笔好还是写意好?像这次的第13届全国美展,大家还在讨论,好像工笔的作品偏多,写意的作品偏少,题材也分的越来越细,甚至有些年轻画家专门画某一种动物,专门化某一种植物,专门化某一个地方的山水,而保老师的视野非常开阔,这也说明他的笔墨有一种穿透力,对任何题材都能够拿下。另外保老师的画当中有一种很完美的结合,就是他的那种线条,有传统韵味的那种中国画的线条和他的泼彩完美的结合起来,他的色彩非常浓烈。但是在丰富之余,而且能够很沉稳的、很贴切的和他的笔墨结合在一起,他画的胡杨我非常喜欢,因为我也到新疆去考察过胡杨,我都没敢动手去画胡杨,因为胡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那种强势,视觉上给我的那种压力非常大,我一时还想不到用什么办法去画。但是看了保老师的画,我就觉得他四两拨千斤,很轻松的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把胡杨的青春活力画出来了,人家说胡杨是3000年——三千年立,3000年倒,3000年朽,但是胡杨也有青春活力,确实我在新疆看到有的胡杨树一半已经枯了,还有一半枝叶繁茂,色彩非常鲜艳。这也说明保老师是把他自己的亲身的感受,现场的鲜活的体验运用到他的画当中,当然这种这种说法对每个画家来讲都可以这么说,但是具体做的时候要有办法,要有一种在他的笔墨语言当中、水墨和色彩之间要有一种能够把两者融为一体的办法。这一点保老师做得非常到位,在他的画当中很完美的体现了这一点,非常值得我学习。向保老师致敬,祝展览圆满成功!

刘海粟之女、刘海粟美术馆名誉馆长刘蟾女士致辞


刘海粟之女、刘海粟美术馆名誉馆长刘蟾女士也来到了开幕式现场为展览开幕式致辞。她说,尊敬的领导,尊敬的南艺的元老们、老师们、尊敬的保彬院长,我今天非常高兴收到你的邀请,特别从上海赶过来参加你的开幕式,但是我在这里还是要表达我对南艺的所有的元老、老师们、院长们他们默默作出的奉献和贡献的感谢,我非常激动。我是后来才知道保彬最早是从华东艺专开始一直到南艺的,所以他对南艺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我父亲在的时候,我也常常听到他说,这个保彬又来找我了,为什么他常在为南艺的一些事业奔走?我父亲因此非常的感动,你这么年轻,应该是有大量的时间来搞创作,但是他付出了这么多的精力,付出了这么多的时间来为南艺的建设、发展作出了贡献,所以我父亲非常矛盾。他在保老师的一幅画了钟馗的画上提了字,他的意思就是说你就把乌纱帽抛了,就自己逍遥的去干吧。但是如果南艺没有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去继续前一辈的事业的话南艺也不可能成为今天的样子,所以当时我父亲的内心是很矛盾的。从一届又一届的院长来看,他们都对南艺付出了很大的奉献,今天我们看到了南艺从一个小的学院一直发展到现在这么壮大的一个事业。我们尤其是感恩谢海燕老先生、陈大羽老先生,他们上一辈德高望重,高山仰止,是他们培养了我们这一代又一代的这么好的精英人才,来把南艺的事业搞得这么好,所以我父亲的在天之灵也是感到非常的安慰。保彬老师的绘画的成就刚刚领导和专家他们都已经作出评论,我作为一个小辈只能表示对你的敬仰。还是要感谢我们的所有的南艺的元老,他们的高尚的品格影响了我们一代又一代。希望把他们的精神能够一直传下去。

南京艺术学院原院长、艺术家保彬先生发言


南京艺术学院原院长、本次展览艺术家保彬先生发言。保彬先生首先感谢了在座的各位领导,老师、来宾、以及他的同学们来参加本次展览开幕。他说,49年解放的时候我小学毕业,所以我是红旗下长大的,我取得一点成绩,也是党的培养和学校对我的培养!我是57年考入无锡的华东艺术专科学校,58年华东艺专迁来南京成立南京艺术学院,所以我们这一班是南京艺术学院同学当中的老大。我是80后,我今年84岁,还没痴呆还可以。我考进南京艺术学院是中国画专业,58年国家需要要取消中国画专业,改为工艺美术、装潢专业,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因为当时都想做画家,工艺美术被人看不起,但是我们还是要服从国家安排,于是58年,我就改为装潢专业。之后我就参加了中国革命美术馆布置工作,后来毕业以后留在学校,从事专科艺术的教学和科研,那么我的艺术简介很简单,60岁之前,我在学校从事一个教学一个科研一个行政工作;60~70,我是搞了一些公共艺术,接触了各种艺术门类,立体的、平面的都搞,特别是大企业的壁画也都搞过,这些艺术门类给我的印象很深,收获也不小;70~80,我今年84,这阶段我的主要任务是玩,怎么玩?国内玩,国外玩,而且在国外办画展,结果我觉得国内是最好玩的地方,国外没有什么好玩的。我玩几个重点,第一个是福州(榕城),榕城的榕树几乎都画过了。还有就是广州新会,冰心写的小鸟天堂,一棵榕树会覆盖25亩地,对我影响很大,非常喜欢,那被称为神树。第二个,我喜欢大自然的松树,泰山我们年轻时候爬过,我五上华山,华山松树非常的桀骜、非常的潇洒,我印象很深。第三个,我喜欢曲阜。我三次到曲阜,看到孔庙、孔林,千年的柏树非常漂亮,变化很多。80岁,我一直心想要去的地方就是戈壁滩了,那边的胡杨据说比新疆好。我在那里一个礼拜就拼命画速写,拼命拍照片。那种千年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朽的胡杨精神,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很是感动。我的信仰很简单,我把大自然的美通过我的画笔表现出来,还给我们的人民,还给群众。那么现在我还在继续动笔还在画,这是我的信念,把大自然的东西画出来,还给人民。还有,我紧跟我们的老院长刘海粟大师,我喜欢他的风格,作品天马行空,他的气势很深,我得学习!他有他的个性,他也有他的风格,作为艺术家必须把自己风格必须把自己的特色充分展示出来,不要模仿人家,要做自己的特色的画家,这样才行。今天举办画展我很受鼓舞,那么多人参加,非常感谢!最后,我还欣赏刘海粟老师为我的钟馗提的一句诗,抛去乌纱更风流,换取香醪一斗,谢谢大家,祝大家青春永驻!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李小山先生发言


最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李小山先生发言。李馆长说,我的两个学位证书,学士学位、硕士学位下面的签名都是保老,所以他是我真正的老师。因为我和周京新是同班同学,刚刚京新说他获得了刘海粟奖学金的时候一个情景,他是一个好学生,我在学校不很听话,不很温顺。但是我造成的一些麻烦,保老师采取了宽容的态度,采取了保护的态度,所以我非常感谢保老师。去年我跟保老师说,这么长时间,美术馆能不能邀请你来馆里办个展览,保老师立刻回复说:不办!我最怕麻烦人家。但是今天大家的热情,大家的参与充分证明了,不是保老师讲的麻烦,大家都很盼望这样的机会。所以我相信这次保老师的画展会给老师们同学们、给我们画画的同行们得到非常大的启发。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24日。


 开幕现场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


纵横挥洒——保彬艺术展是保彬从艺70多年来生平第一次学术性的个展,也是向南艺的一次艺术成果汇报。此次展览为保彬75岁以后的变法作品,主要为松柏胡杨、榕树、飞天、八仙、牡丹题材总计90余件。

展览时间:

2019年11月16日—2019年11月24日  
地点: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二层2号展厅

主办:

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美术家协会

协办: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江苏枫煌中乾、南京画廊拍卖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