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丨AMNUA零方案

日期:2019/5/8--5/15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0号展厅


《格式塔 The Pagoda of Form》


“萌-态-奇”艺术家小组:宋振熙、姜俊、汪琦琦

策展人:林书传

开幕时间:2019/5/7 14:00

展览时间:2019/5/8-2019/5/15

展览地址: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0号展厅 (南京市鼓楼区虎踞北路15号)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


“格式塔”源自2017年《.zip》展的邀请,姜俊和宋振熙转换了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的身份,扮演了一次文字型的艺术家,开始编写短小的格言。整个展览持续2个月,于是我们编写了60条格言,每天公布一条,在场观众只要扫一下展览空间中的二维码就可以更新阅读当天的格言。

 

当时策展人吴珏辉以格式为题,给我们了一这个委托式任务。他将世界理解为各种不同的格式大爆炸,当然,任何的一种对于世界的认知都是一种诠释的角度,他的视角也毋庸置疑可以衍生出整个虚拟的平行世界。我们正是在这个维度下再去观看我们的历史。《.zip》之后姜俊、宋振熙加上新加入的汪琦琦,共同组成“萌态奇小组”,继续发展这个无限的平行世界。

 

历史书写当然也是一种诠释,它永远随着当下的现实而被重新描述和传唱。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中的开篇第一句说:“历史上任何事件都会发生两次,只不过第一次是正剧,第二次是闹剧”。我们在“格式塔”中对于历史的改写,正是要制造“闹剧”。当历史书写被用于当下利益争夺的合法性论证时,那么这一切本身都是闹剧,而闹剧的闹剧的闹剧……在无限的发展中,可能将会接近那个远在彼岸的正剧。对于我们来说,格言同样有这样的作用,它和历史大叙述不同,展现了某一个体对于历史的感知,他本身是片段的,精炼,甚至是武断和自说自话的,但它提供了观看事件的另类视角。

 

叙述本身就是事件,它也制造了事件,同时制造了历史。今天在超级现代下,一切事物都在分崩离析,它们的碎片成为新的模块(Module),又重新组合,再次迅速的分裂,再次生成,这加速了一切的循环,不断加速。一切之中自有一切,因此我们同样不声称在创造,也绝不创造,因为已经毫无可造,我们只是跟随着这一逻辑:打碎、挪用、拼贴、蒙太奇……我们永远在模仿,从而制造可以被无限衍生的平行闹剧。

 

 

——萌-态-奇小组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



超级图像(hyperimage)


“格式塔”系列作品从理论上来自于瑞士艺术史家菲利克斯·图尔曼(Felix Thürlemann)2013年的艺术史图像学著作《绝非一张图》(Mehr als ein Bild)。他提出了在图像学中的“超级图像”概念,这一概念来自于文学理论中的“超级文本”(hypertext)。如果一个文本的诞生来源于多种文本的影响,那么每一个图像也处于众多其他图像的影响之中。在西方从古至今,空间中都布满着不同的图像组合,我们永远在一个复杂的多情景中理解这些图像之间的关系,比如教堂中的图像、在美术馆中众多上下左右悬挂在一起的图像,甚至是在书本、报纸和杂志中的图像…… 因此在实际状况中我们是在看一种复数的图,而“绝非一张”。复数的图像同样伴随着图像的生产、传播和接受。图尔曼的“超级图像”理论正是去研究这些图组的构成关系,链接(Verlinkung)、超级链接(hperlink)的逻辑。它们在不同的使用中呈现完全灵活和多元,且不断变动的意义。特别是在我们今天这个大数据、后网络和粒子化的时代,图像的更新换代,组合和解体、再生更是转瞬即逝,意义的不稳定性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瑞士艺术史家菲利克斯·图尔曼(Felix Thürlemann)

▲《绝非一张图》(Mehr als ein Bild)


萌态奇小组作品欣赏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 Geschichte1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 Geschichte3

▲格式塔——平行世界的60个故事 Geschichte4


萌态奇小组艺术家介绍

2017年10月21日,“萌-态-奇”小组由宋振熙、姜俊、汪琦琦成立。

宋振熙

独立策展人 ,艺术批评学者。现任中国美术学院媒体城市研发中心策展部主任;当代艺术调查局(ABI)负责人。

姜俊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凤凰艺术专栏作家,毕业于明斯特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Münster),生活工作于杭州、上海。

汪琦琦

艺术家,2018年获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学士学位。曾参展《奇园异考》、《AMNUA策展研究计划》等,现居杭州。